唱作才女王筝: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

http://www.aibai.com/infoview.php?id=22132

关于王筝:

中国内地知名唱作才女,5岁学习小提琴和大提琴的演奏、6岁开始登台演出、7岁进入西安市少年合唱团、12岁开始学习钢琴。曾先后担任韩红、范冰冰、周笔畅、谭咏麟等知名歌手的作品的创作人,也曾为不少电视剧创作过主题曲和片尾曲,从2004年出道至今发行过四张个人专辑。

借着正在卖力宣传着自己第四张全新专辑《钝悟》期间,我就揪了唱作才女王筝出来,透过电话和她做了这一个访谈。说真的,这一次电话的访问,可以说把我和这位对于我来说原本还是印象依稀的女歌手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因为,我从未有想象过一直以来都喜欢在自己的作品中透露着自己对于生活的理性思考的王筝,原来也是有自己感性与率真、又或者如她自己所言很“钝”的一面。

关于她——王筝:

其实,我就是那种有时候很自信、又有时候非常的不自信的人。

对于创作:

越发坚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后就越发坚定地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去走,现在的我确实比过去从容许多。

给乐迷的话:

我就希望曾经从王筝第一张专辑《春风》听过来的乐迷,他们能够在这张全新专辑里懂得王筝依然在坚持,做她认为温暖和美好的东西。

给同志的话:

如果你们肯去允许自己的朋友去、亲人了解,又或者让异性恋者去了解一下同性恋的朋友,就会发现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

她的音乐

蓝蝴蝶:其实你当年是怎样出道的,好像你98年就开始为韩红写歌的了?

王筝:其实那时我还没毕业呢,就是很简单的一次合作吧,不算正式出道。当时,他们拿着我写的谱子看,然后就是我在琴房给他们弹了一遍,然后我就拿了三千块钱的稿费。包括,他们在录音室录音的时候,我都没在。

蓝蝴蝶:在乐坛打滚了将近八年的时间,其实你有没有对自己的音乐和工作,做一下总结呢?

王筝:我就觉得吧,这八年以来自己都没有什么变化,真的!例如,我很少听回自己以往的唱片的,除了要在演出、有音乐会上要唱的那些歌曲以外。但,最近我要发自己的第四张专辑了,以前的公司的同事就把我在上一间公司发表过的旧唱片都送回来给我,有一天我就在自己的车里重新听回那些作品。那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好像在创作、或者音乐上一直都没有什么变化,如果把我第一张专辑的歌曲放到最新的这张专辑里面,听众也不会觉得在风格、或质感上有很跳跃的变化。但是,在演绎方面现在的我会比以前更为纯熟吧,在我以往的作品里面其实可以听出还是有一点生涩,就是那种有点生涩却又在故作成熟的感觉呢,现在的我算是可以在音乐上自如地去诠释各种作品了。

蓝蝴蝶:其实,每个歌手在乐坛发展都会有不同的阶段,你觉得自己现在是处在一个怎样的阶段呢?

王筝:越发坚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后就越发坚定地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去走,现在的我确实比过去从容许多。其实,在过去我还是会在乎听众的看法,会去考虑很多,例如他们会不会喜欢,如果发现真的有人不喜欢自己的作品的时候,我就会很不开心……现在就发现自己确实成熟了很多,其实从上一张专辑开始我就开始有转变了,因为我知道有一部分人这么多年以来都一直支持我,我知道他们能够听懂我在唱什么。然后是,要得越发的单纯了,我不再渴望着有更多的人知道我,我只希望曾经喜欢过我的歌的人认为王筝还是在坚持。

蓝蝴蝶:你还记得自己当初进入乐坛发展,想要的是什么吗?

王筝:其实,那时什么没有想要,进入这个圈子工作其实就是一种偶然吧。刚刚说了,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发表了两首自己写的歌曲,第一首是写给韩红的、第二首是给谢雨欣写的。当时自己就有那么一点的骄傲吧,就希望可以从事一份和音乐有关的工作!很实在的说,那个时候我想要的很少,更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做歌手、可以发唱片、也可以在音乐上有很好的成绩。

蓝蝴蝶:你刚刚跟我提到“越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其实,现在的你想要的是?

王筝:我就希望曾经从王筝第一张专辑《春风》听过来的乐迷,他们能够在这张全新专辑里懂得王筝依然在坚持,做她认为温暖和美好的东西。

蓝蝴蝶:早在你正式进入乐坛工作前,你就有为其他歌手写歌。对你来说,写歌给别人唱和写歌给自己唱,那个更有难度的呢?

王筝:还是写歌给别人可能会有些难度吧,因为,我曾经也被人很生硬地拒绝过。

蓝蝴蝶:那可以说说,你脑海里面最深刻的一次被人拒绝的经历吗?

王筝:最深刻的一次经历是,当时是在08年奥运会马上要开的时候,因为那是全社会都在努力宣传北京奥运。刚好有一个部门需要一首宣传奥运会的歌,他们已经找好了奥组委的人写好了一个歌词,还联系了一个很有名的歌手来演绎,于是就找了我来谱曲。然后,我就很高兴地把曲写了出来,另外还找了仓雁彬来编曲。当我把DEMO给了那个联系我谱曲的人听了以后,他们就很满意地说要在后天录音吧。我当时听了他们的回复后,心情就非常的兴奋和激动了,因为他们还要求我在录音的时候担任监棚的工作,如果录好的话这首歌除了是我谱曲、唱DEMO外、我还是它的制作人呢!到了录音的当天,那个大牌歌手就如期而至,来了以后别人就介绍他认识我,说,“这就是曲作者……”或者是我太普通和朴素的关系吧,那个歌手看到我的时候,还表示出一些惊讶。之后,我原本想开始录音的了,但那位歌手却说要听一次DEMO再开始,但我去录音前知道的是该歌手已经听过这首DEMO才答应唱的。当他听完DEMO以后,就拍了我一下肩膀说,“这歌不适合我,不如你去唱吧,你唱得非常的好。我给导演打电话,让你唱吧……”然后,那位歌手和他的助理们就走了,留下我孤伶伶一个在空荡荡的录音棚里面。

生活与音乐

蓝蝴蝶:当写你写一首歌的时候,你是用一个怎样的角度来衡量和判断一首自己作品的好、坏的呢?

王筝:我不自信,在很多方面都非常不自信。其实,我就是那种有时候很自信、又有时候非常的不自信的人。例如说,我写了一首歌出来,拿去给别人听,别人说好听,我就会接着追问“真的好听吗?”、“真的么?”之类的问题,归结出来是,我是一个很纠结的人……现在我真的不会去强迫自己写歌了,到了想写的时候我才会去写,所以呢在新专辑里面我自己的创作曲子只有四首、词的部分也只是写了四首。我还是愿意去唱一些自己认为好听、很能打动人、很有美感的歌曲,在音乐上的审美每个人都不一样,我就是喜欢那些安静的、很能打动人的作品,仿佛轻描淡写、其实直指人心的那种。

蓝蝴蝶:你刚刚提到说,写一首歌曲出来别人说好、而你自己又表示怀疑。通常这样的状况你是怎么去应对的?

王筝:例如说,我会把歌曲拿给我身边让我很信任的人听,就是那种对我肯说真话、很直接把自己感受告诉我的人呢。如果我拿给五个人听,其中有三个人都说很有感觉的话,那就OK了;如果当中有三个人都说歌曲没感觉的话,那么就不要了。

蓝蝴蝶:作为一个创作者,在生活里面是什么最能激发你的创作灵感的呢?

王筝:我很少交朋友,我身边的朋友都是交往十几年的老朋友,然后我会工作和朋友分不清楚,意思是我的工作伙伴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们都经常一起工作的。另外,我没有什么社交活动,见生人会话很少、也挺害怕,比如说人家叫我出去吃饭,如果这个饭局的六个人里面只有一个是我认识的话,我一定不会去的……“我能不能不去”是我的口头禅,我很害怕别人叫我出去!而在家里,我现在多了个身份是母亲,我女人已差不多三岁了,我就有一个特别好的理由不出去。我不工作的时间,都是和家人在一起、和孩子在一起,所以我的生活相对单纯。前几日,我在采访的时候我说过一个事情,有人问我现在音乐这么难做,你有没有想过不做音乐来,做一行其他的,把音乐当作一个爱好?我就跟他说,我真的其他都不会做。我妈妈是唱民歌的、我爸爸是做舞台监督,而我爸爸曾经是做播音员的,他在和我妈妈结婚后才慢慢转行做舞台监督,我是在一起个这样的环境长大的。我接触乐器比较早,是因为小时候我生活在一个歌舞团里面的环境,是很常见这样那样的乐器的。然后慢慢的长大,都一直在学音乐、做音乐有关的事情,我大学后我父母就到北京和我一起生活,直到我结婚。我是这么一个相对闭塞的环境下长大,甚至父母的过度保护会造成我对社会的不太了解。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的是,比如说我在上大学就可以发表第一首歌、然后有制作人赏识我,让我到香港比赛、拿奖后回来签约,这一路走到今天非常顺利,也没有过什么坎坷。在我结婚前,我也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等如是他们照顾到我。当我有了自己的家后,除了工作外我都在家里呆着,我不敢想象、也不可能,如果我去闯荡社会找一份工作的话,我想那完全不是我自己,什么都不会干的人能找到什么工作呢?除了会唱歌,连煮饭都不擅长,你说我能干什么呢?虽然说我是有本科的文凭,可是我又没有啥特长,如果我说我擅长电脑,但现在大家对电脑都这么熟悉,都不擅长啦。

蓝蝴蝶:作为一个创作者,在生活里面是什么最能激发你的创作灵感的呢?

王筝:我生活比较平静,但是我有一些老朋友。我很喜欢看电影,电影是我音乐以外最喜欢的东西、我喜欢看书、我喜欢听别人讲别人的故事,特别是关于感情的,而且我挺擅长帮别人分析在一段感情里面发生什么事情该如何处理。而且,很多人都把我当成情感专家,我还挺乐意干这是,这些听来的故事对我来说都是很好的创作素材。

蓝蝴蝶:提起曾经你的,你是被小柯提携的。其实,小柯在你的音乐生涯之中是担当着一个怎样的角色呢?

王筝: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他是我的恩师。其实他是很随和的人,但他话很少,工作中是我是很怕他的。因为他在跟你录音的时候,他认为你这样唱是不对的时候,他不会直接告诉你的,他就直接停下来让你自己去一边思考……所以,在工作上我还蛮怕他的,但他在音乐上的理念我还是蛮认同,基本上是他说东我就从不西。

蓝蝴蝶:其实和曾经的你相比起来,现在的你已经是淑女了,并做了妻子、母亲,这些身份、或是人生历练的转变,会否影响到你音乐呢?

王筝:没有太大的影响,其实从我第一张专辑听过来的乐迷,会越来越轻松、越来越开心了。虽然,还是会有一点淡淡的忧伤在里面,但那是因为我在生活中是那种最悲观的乐观主义者,我相信宿命论,它变成一个终生难以磨灭的基调。无论我现在的生活怎么幸福,但是在我的作品里面,还是会有点儿忧伤的调调。

蓝蝴蝶:记得在你的新专辑《钝悟》的发布会上,你说过“这张专辑里的每首歌都经过了老公的修改和润色,可以说是我们共同的作品。”其实,你老公他是不是很支持你的音乐工作?

王筝:很支持。他在像我这么大的时候,他是一直以写字为生的,所以我很佩服他在文字上的天分,所以我会允许他批阅我写的歌词。但他不是修改,他只是批阅,他是一个字都不会帮我修改的,他只会在觉得不妥当的地方画下个记号,告诉我那里需要修改、那里需要斟酌等。

蓝蝴蝶:有没有打算和你老公一起双剑合璧出来混江湖呢?

王筝:应该不会干这种事吧,他比较低调,所以他还是隐居幕后比较好了。但,他以前确实是有写过歌词,只不过他写过的歌词都是非常具有诗意的歌词,比如说是“我在通往天堂路上等着你”之类的。所以,我觉得他写的歌词比较适合玩摇滚乐的歌手来演绎。他也曾经拿着自己写的歌词来问我有没有兴趣写成歌曲,我看了一下后就觉得他写的歌词很牛,但是并不适合我这样走气质型路线的人,还是觉得他写的歌词比较合适摇滚歌手来唱。

新专辑《钝悟》

蓝蝴蝶:你新专辑的名字叫《钝悟》,你可以解释一下这个“钝悟”的意思么?

王筝:意思就是慢慢的体会、慢慢的明白。大家都觉得我不是那种很灵敏的人,我总是慢吞吞的,就是这样的性格,反倒是我很幸运,所以他们才说我是“钝人”。

蓝蝴蝶:新专辑里面,和以往的你推出过的几张专辑相比起来,最大的转变是?

王筝:比以前更多开心的东西。比如说《壁炉》,像我以前的作品里面就很少这样轻松的歌曲的。然后还有《玩具》,那是我乐队和我一起写的,那是写给我女儿的歌曲。

蓝蝴蝶:作为一张你自己有份参与创作的专辑,里面你有没有去比较过那首作品是你自己最为满意的?

王筝:其实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是《你们的爱》这首歌曲,我一直都跟公司的同事说要选这首歌做主打歌,但他们都没有同意,都说这首歌曲太长了。

蓝蝴蝶:如果要你去为自己的全新专辑做用一句话来做个总结,打个分数。你会给几分?

王筝:比较文艺,比较王筝。8.6分。

蓝蝴蝶:除了歌手以外,作为创作才女的你,有没有打算往其他方面的演绎工作发展呢?

王筝:我曾经就拍过一部跟儿童有关电影,但以后就不打算再拍电影了,我不会去做我不擅长的事,我还是去做我擅长的事。我还会去演音乐剧,但音乐剧是我擅长的,因为和唱歌有关。有时候,我也会去电台客串主持节目,因为那个时候会看不到人嘛,会很安全。至于出书的话,有出版社找过我,但我写过的很多小说都无疾而终。

其实,我们都一样

蓝蝴蝶:在台湾,很多刚刚发了片的歌手都会去到同志酒吧里面宣传自己的专辑。你也刚刚发了自己的新专辑,如果有这个机会你会否愿意去到同志酒吧宣传自己的新专辑呢?

王筝:可以的,我之前听过人家说,我是在很多拉拉选择的歌手里面的前三名有我。我是听我身边的拉拉朋友告诉我的。

蓝蝴蝶:被拉拉选为最喜欢的歌手的前三名的心情是怎样的?

王筝:我觉得挺好的,在我的新专辑里面就有一首歌《你们的爱》里面,都有涉及到拉拉的情感的内容。这首歌相对稍微有点沉重,是讲述两个女孩子从小一起长大,歌词是这样唱的“我一直以为你是另外一个我 可你只是你……”对方因为一个男孩子离开我,而这个男孩子恰好是我的男友,我已经想好了为你放弃这段爱情,而你却打算为了这个男孩子放弃我。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蓝蝴蝶:作为一名公众人物、歌手,相信你会遇见过同志朋友、或者总有几个身边的好友是同志吧。你是怎样去看待他们的性取向的?

王筝:我认为所有爱情都是一样的,我爱的不是一个男人或女人,我爱的是这个人而已。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是被大家搞复杂。

蓝蝴蝶:你认识的同志朋友,他们的生活是怎样的?

王筝:跟我一样咯,生活很好,而他们的父母都清楚了、认可了,也都和自己的另一半相处得很好、很稳定。

蓝蝴蝶:你也刚刚做了母亲,如果一天你的孩子长大了,他问起你为何会有两个男人、或女人相爱的?你会去教育他,去正视同性恋朋友么?

王筝:我相信她在一定会像我一样有同的认知,因为这些叔叔、阿姨都跟她很熟,都很喜欢她。这些阿姨们之间的情感,她小的时候可能不太懂得,当她长大后就一定会懂得其实阿姨们之间的情感就是跟爸爸和妈妈之间的感情是一样的。包括有叔叔喜欢叔叔的也很正常,其实在我身边有很多同性恋的朋友,而且关系都很好。

蓝蝴蝶:如果要你去为同志群体做一件事的话,你会为他们做什么呢?

王筝:如果让我去为同志做一件事的话,我想我会去鼓励大家不要去孤立“同志”,因为我常常都在微博看到常常看到一些由同志们号召的活动,包括李银河老师都在号召同性恋的合法婚姻、争取同性恋的权益等活动。虽然,我都会去响应微博上这些活动,但我还是觉得不要总强调“同性恋”这三个子,就好像这是一个很孤立的人群。我觉得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们大家都在爱一个人,我们每个人都在恋爱、都在相爱,爱一个男人、或爱一个女人,都是一模一样的,根本是就没什么不同。所以,我还是希望大家不要孤立,因为我们都是一样的。如果你们肯去允许自己的朋友去、亲人了解,又或者让异性恋者去了解一下同性恋的朋友,就会发现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

蓝蝴蝶:作为一个创作人、歌手,你有没有打算写一首歌曲献给同志朋友呢?

王筝:看吧,我有一对很好的拉拉朋友在吵架、闹分手。她们如果真的要分开的话,我也许会有很有想法为她们的爱情写一首歌吧。因为她们的恋爱走的每一步我都很了解,我觉得她们都为了这段爱情复出了很多很多,如果她们这样的分开的话,我想我都会为她们难过。所以,我会写一首歌鼓励她们。

蓝蝴蝶:有什么话想对世界各地的华人同志说的?

王筝:希望大家都能过幸福、平安的生活。希望大家珍惜每一天,每一天都是美好的一天。(完)

王筝的微博:http://t.sina.com.cn/wangzheng
王筝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wangzheng

?文稿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爱白网”。

侵权举报

资讯来源:爱白网
作者译者:采访、文:蓝蝴蝶
2011-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