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北川:加强教育,比获得同性恋婚姻权更重要

http://cn.ibtimes.com/articles/22379/20130227/homosexual-marriage-china-human-rights-equal-rights.htm

2013年02月27日 星期三 16:58 PM
据南方新闻网报道,2月25日,百余位同性恋的父母致信全国人大代表,呼吁尽早修改《婚姻法》,实现同性恋情侣的婚姻权利。

这封近600字的公开信由同性恋亲友会执行主任阿强撰写,其中提到,同性恋者约占总人口的3%-5%,照此推算,中国约有6000万同性恋者。而他们在领养下一代、继承伴侣财产、买房等各方面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阿强表示,他们将会与的全国人大代表进行沟通,希望有代表在两会中提出建议,尽早修改《婚姻法》,实现同性恋婚姻合法化。

此外,据新民网报道,2月25日,北京一对女同性情侣前往民政局登记结婚遭婉拒。昨日,广州一对女同性情侣受到同样的待遇。

针对同性恋合法化的问题,IBTimes中文网采访了青岛大学医学院教授、同性恋问题研究专家张北川。在张北川看来,"这无疑是一件好事,而且同性恋者争取平等权利也将成为社会发展的必然。"对此,他解释道,这是因为,在全球的情况来看,这都是一种必然的趋势。现在北欧的一些国家、英国、法国、美国等都在同性恋获取平等权利的道路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就。这些法治国家的情况要比中国好,但是相对于印度和一些穆斯林国家,中国是比较先进一些的。

张北川认为,百余位同性恋的父母的呼吁无疑是进步的,但是这种呼吁还比较单薄。因为,人权是立体的,是多成分的。除了婚姻权之外,还有其他很多重要的权利。对于同性恋者而言,婚姻权是最后一步要做的。

在那些法治国家中,也许还没有正式承认同性恋合法,但那些国家在保障同性伴侣权益的问题上已经做得不错,例如同性伴侣获得财产继承、社会福利等权力,美国就有一千多种相关的同性恋权益。而中国现在只是简单地要求婚姻权利,可见力量比较单弱。

"从中国的整体而言,人们对同性恋的认识是不足的,是带有偏见的。许多父母发现孩子是同性恋采取的不是一种沟通的态度,而是将之视为一种很可怕的事情。"张北川指出,“这背后是因为中国还不是法治国家,中国人缺乏对人权,对平等的认识。因为同性恋权益是一种人权。所以,在同性恋问题上,盲目反对的声音总是大过于理智的声音。”

那么该如何推进同性恋权利的平等化呢?在张北川看来,首先要将其制度化推进到教育中去,也就是说要在我们的教育上普及人权与平等的认识。"加强教育,比获得同性恋婚姻权更加重要。"同时,在政策上争取推进。最后再从政策进入到法律保障的阶段。整体而言,这些都需要时间,都需要过程,不能操之过急。

张北川还告诉IBTimes中文网,目前,政府已经注意到了同性恋这样的问题,但是政府还需要观望民众对它的态度,政府仍旧在观望。不过,从2001年至今,在同性恋问题上,已经有了重大的进步。至少现在对同性恋的污名化已经得到了改善。

张北川最后还提到,百余位同性恋的父母的力量毕竟是弱小的,很难服人。同性恋权利的合法化和平等化还需要其他成千上万的人共同努力。此外科学界也应继续努力,争取在这个问题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同性恋的问题,是人权平等之下的一个子问题,绝不是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就能解决的。而在没有较好的反歧视保障以及教育宣传的前提下,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就是个空中楼阁。

通过此种手段扩大宣传,增加新闻的曝光,从某种程度上讲本身也是对公众的一种教育。培养民众平等尊重的价值理念固然重要,但有一点,中国社会的转型和改变自古至今从来不是靠民众自省从下往上的渐进式过程,需要有一个有远见有勇气、敢于斩断桎梏的领导精英,就像当年台湾岛的经国先生。

也可能来个光绪帝什么的。

其实类似台湾开展的性、性别、性向多元教育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