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你们》(二)

【前段时间,也不是闲来无事,因为在这个圈子看到很多东西,每个人呈现的状态也很有趣,加之自己也经历过一些事情。由此萌发写些东西来记录。我想,把要说的话,表达的东西内容通过自己编写的小说人物来凸显,这样也挺有意思的。所以有了《我所认识的你们》,之前取的名字是《基佬你的青春,没有被狗啃吧?》也是一时,代替填空而已。】

(前文链接:http://bbs.motss.info/forum.php? … =1&extra=#pid474907

————————————————————————————————————————————————————————————

“叮叮叮……”教室外挂在走廊的下课铃年复一年的叫着。

“同学们,下面开始答题,时间是两个小时。请自觉遵守考场纪律。”一个女考官在讲台上面无表情的说这话,眼镜上的镜片被窗外的太阳光发射看不清她的眼神。

知了,在榕树上身嘶力竭。六月,高考,理综。

第三排第二个座位,何明低头答题。空气中的尘埃静静摆动,何明手中汗液不断渗出。

忽然笔怎么也握不住,紧张感蔓延全身,心脏跳得异常快,像是被重物压住,越来越重,越来越无法承受……

“叮叮叮……”7点半的闹钟!

何明惊醒,又是一场梦。

时隔四年,如今已经大学毕业的何明时常还是会梦到那一年的6月。高考失利,貌若无事。以为一切都可以平静的过去,照样和同学游山玩水,照样洗脸满面,可是在填志愿的时候,泪水还是不甘心的落下来。

何明记得那天老家后山的云很透,很浓,台风过境后的天,云走的飞快。何明心想不如意的事情应该也会随这从小看到大的云一样,飞快远走,最后消失南国的边境。于是,以为自己已经接受这一现实,来到了眼下的这座城市。

谁知多年后,梦里还是逃不掉。

“你肯定是昨天看到了高考的新闻,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了。”王麟回了一条微信。

何明看了一眼手机,睡眼朦胧,心脏隐约在痛着。清晨的阳光从飘窗进来,空荡荡。

没来得及想太多,何明刷牙洗脸,换衣服,有条不紊的出发上班。穿过人流不息,车来车往的街道,红绿灯下,斑马线前。不远处,一辆电动车追尾了一辆小轿车,两个车主面目狰狞,龇牙咧嘴。

何明戴上入耳式耳机,独自在路口等着绿灯。一阵夏风,热意扑面而来。

两个月前这个城市还没有热起来,但是何明的心和许多要在这个季节毕业的人一样开始躁动不安。赶招聘会,投简历,笔试,面试……无数次的碰壁,数不清的石沉大海。从普通的一所大学出来,普通的本科文凭,普通的专业,何明不知道自己该身处何处,归于何方……

“原来迷茫的感觉是这样的。”何明在一次面试失败后,向徐德发了一条短息。那是何明分手后的一个月。

“旧伤未愈,新伤又来。处在青春的节骨眼上,也是醉了。”徐德回到。

“晚上出来喝酒吧,你请!”

“ok,叫上王麟。”徐德豪爽的性格依旧。

四月的杭州城,雨季还没停。大街小巷的人都打着伞,几个路人在夜晚的街道走着,水老鼠从石砖下冷不丁的跳出,惹人嫌。徐德和王麟在一家烧烤店等着何明。

“呆了杭州四年,这天气的脾气倒是一直没有改。”何明撑着一把伞进来餐馆。

“脾气是没改,可是身边的人倒是改来改去。”徐德挖苦道。

“哈哈哈。”王麟字一旁边点菜边笑道。

“今晚来着15瓶啤酒吧,敢不敢。”徐德对何明说道。

“怕啥。反正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何明笑道。

杭州的夜慢慢变得安静,今晚好像听不到西湖的水,好像听不到在地下走廊卖唱的人,好像听不到公交与地铁的报站声……

烟的气体从何明的嘴里吞吐,平日里不抽烟的何明,今晚也是破了例了。几瓶啤酒下去,三个人倒是没有喝醉,只是不断争着上厕所。

徐德开始变得飘乎乎,口不遮拦:“当初你和他好好的,分什么手,他条件那么好,又有条件还懂得照顾你。现在所有事情都自己一个人,真是该!”

何明低下头默默无言,烟灰一点点凋落地上。

“现在就别说这些了,我们今晚还是找个地方睡了吧,都几点了,困死了。”王麟抱怨道。

凌晨2点,如家,两张床拼成一张,三个人。

“你说这张床上面有多少人在这里偷过情,说过情话,叫过MB,约过炮……”王麟嘴里说着胡话,何明和徐德昏昏睡去。千家万户都在夜里沉寂,安静或许是自白的开始。

“分手的原因是什么,这段日子以来我想了很久。当初遇见他,只是被外在深深吸引,他其实并不帅,只是很符合我的眼缘和审美。可是相处后,才明白两个人的很多观念都不一样,无法合拍。两个人都是飘荡的人,没有经济基础,对未来的恐惧,也不知如何处理以后两个人的事情,对于是否出柜,对于工作重要还是感情重要?异地?在这些前提都没有确定的情况下,你去谈恋爱?说两个人长长久久,其实恐怕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自己是在玩玩而已,有别于他,你是在很认真地玩玩。而这些问题的存在不会随你像鸵鸟把头埋进沙里就会自动消失。这些的不安全感,一直都有,从高考那年开始,我就知道很东西无法打包票,感情的飘散,也令人惶恐。与其在感情里如此,不如跳出来把前提问题都解决好。”来到办公室,何明在微博上写下这些,设了权限。

窗外忽然一阵雷声,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