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出柜日志(元旦更新至step 4既济,100楼)

说到做到:着手出柜……写出来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Step 1:向姑姑出柜2011.10.25
今天在Q上碰到姑姑,她是我最好的首先出柜对象。因为我老爸是老大但不在当地工作,我这个姑姑就像老大一样,家里的事儿她承担了很多。而且她是大学老师,虽然是搞计算机的,但是毕竟文化水平还是在的(不过,有人表示,对出柜孩子的接受程度与此无关。我觉得,只能说不是绝对的线性关系。)。
我一开始,先拐弯抹角地问她我表弟找工作的事儿。表弟读书不好,工作破费周折。她跟我说了近况后,我说:“其实,不管孩子是学什么,做什么,挣多少钱,就算是个罪犯,父母的爱都不会变。对吧?”姑姑当然非常肯定这一点。
然后,我转到我的问题上。我先说,我有个问题,不想结婚,所以也不会有女朋友。姑姑还劝我不着急什么的,问我有没有人追我。我不表示,只是我不喜欢时,她就说那就拒绝掉好了。
姑姑完全想不到那个方向去,我只好直接说了。她第一反应是:不会吧。然后说:不要过早下结论。我很确定以后,姑姑马上说:“你也不必承但过多的压力。你这种现在不只在身上出现,我身边有好(多)例子。”至此,就算成功了。我问了她的想法,我回答说:“没想到,但我相信你会随着时间推移会遇到知己,至于下一代我不会强求,只你的能快乐、以后家庭幸福就好。”我简直是太幸运了。最后,她叮嘱不要跟男人有性关系……她该回家做饭了,于是其它的以后再说。我让她去看看《天佑鲍比》。
第一步,顺利完成。
Q记录贴出来。绿的是我。
1.JPG
2.JPG
3.JPG
4.JPG

Step1.5:在讲座上公开出柜 2011.10.25

  在周末的恳谈会上,认识了一位华师大社会学老师,他说请了吴幼坚妈妈周二来华师大讲座。于是下午屁颠儿屁颠儿地去了。

  讲座的内容这里不提,只说两句让我特别有感悟的话。一句是吴妈妈的儿子郑远涛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说:“我有责任公开同性恋者身份。”另一句是吴妈妈在回答同性恋者现状时所说的:“同志的自我认同和社会能见度(曝光度?还是什么,反正就是说日常生活中我们总是见不到同性恋)还不够。”显然,这两句是联系在一起的。确实有的人恐同,恐的只是“同性恋”这个词。他们根本没有把这个词跟活生生的人联系在一起。所以,我觉得自己也有责任让大家看到同性恋者究竟是怎样的,是不是怪物……

  我一直觉得自我认同很好的,但是现在发现敢不敢出柜其实是对这个判断的挑战。我原本不想再这个问题上很张扬,理由不是怕什么,而是不希望自己的生活多一个标签,不希望自己总是想着自己是个同性恋,希望自己就是很平常地生活。这或许是一种相当审美的生活方式,但是现在我意识到“美”是一种不合时宜的趣味,我需要体验一种更真实的生活,而不是被“美化”的生活。当世界是美好的时候,好人是什么都不需要做的,只有魔鬼才积极;而当世界是不完美的时候,好人必须要承担,甚至要受苦,以显示自己与不完美的世界的距离和张力。我愿意尽自己的力量,去做一个有担当的人。

  想了这么多,也做了一些。我在Q&A环节,回应了一个女生提出的同性恋的恋期短暂和419频繁的问题。我认为,前者是因为同性恋关系有很强的审美性,某种意义上就是缺乏现实性,而要让这样的关系持久,就需要提高同志的现实意识,要面对现实生活,也就要有责任心。而419频繁并不是跟同性恋必然相关:同性恋运动本身就跟后现代思潮相联系,作为一种边缘反中心的运动,它跟其他很多社会思潮一样,要重构社会关系,也包括婚姻和家庭形式等,像换妻什么的也应该属于这种后现代社会运动。(也许,术语用得不对诶……)然后,我跟吴妈妈简要地“汇报”——也是跟挺讲座的同学分享——了一下自己上午的出柜经历和体会,用自己的例子验证了“也许,出柜的恐惧都是自己臆想的,出柜或许没有那么难”。

  这本身就是一次出柜了。原本想把它作为Step 2的,但是觉得这个难度不够大,于是降格为Step 1.5。

Step2:向同班同学出柜2011.10.27

向陌生人出柜是意义不大的事儿,因为他们与我无关。但是,我们班的同学还是跟我关系很密切的。到了这个年龄,谁有没有男朋友女朋友都是个很受欢迎的八卦话题。我又相对神秘,同学们想八总是八不到什么。而且我们班十个人,我们七个人的关系比较亲(五女二男)。

其实,昨天就先跟我同门的师妹说了(跟我一级的,属于这“五女”之一)。就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一块儿,我就很大方地说了。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这个女生一点儿也不腐的,就是很平常,也蛮开朗活泼的,不太有特征的。我还专门问她:“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吗?”她说:“没有,现在挺多的嘛。”我就跟她分析了一下,可能是因为之前她就把我在是不是gay的问题上考虑过一下的,只是判定是“肯定不是”,所以这次只是改判,但是结论并不陌生。我跟她说:“以后,谁再跟你八卦我,你就跟ta说,我是同性恋。”之前引起她往这方面想,是因为每次大家八卦我,我都支支吾吾的——因为我不想说谎,又不想告诉大家实情——但是,我又一次就跟我说:“算了,我也不问了。反正你肯定不是同性恋。”诶,哥太直了!

昨天晚上我们班的联系人同学(五女之一,我师妹室友)打电话问我有没有空,大家一起吃个饭,我因为要去参加骄傲节影展就推到今天了,不过,当时没有多想。今天中午,我招呼请大家吃饭,结果联系人说:“只喊三个女生。”我顿时明白了,不过,我是再想:难道是集体来八卦我了?我觉得,四个人吃饭不好,我们喜欢七个人一起,于是喊上大家一起。那个男生推荐了一个交大拖鞋门外的彝族餐厅,我们一路走过去。路上,我就觉得很神:我们可爱的联系人同学(原来也是浙大的,属于深藏不露型,尺度还可以的,98训练出来的)又是扒我肩膀,又是挎我胳膊,明显一幅好姐妹的样子诶……于是,万分明了。

饥肠辘辘,到了饭店。我装傻地问,为啥今天想起来一起吃饭啦?我也不记得,她怎么回答的了,反正接着我就出柜了。结果,那个男生一脸吃惊!马上,各位女生就开始批评他: “有什么好吃惊的!”他说:“我一直觉得,XX挺好的。”(鉴于我的出柜大业尚未完成,暂时隐去我的名字)几个女生又一起说:“现在也挺好的啊。”“我只是有点儿接受不了。”“你还是学文学的呢。”接下来,反正也是跟大家聊了各种情况,有我个人的,还有一些活动啊什么的(PS:由于浙大女的存在,暖阳你也被聊了,“这事儿不赖我啊”)。于是,起初要跟我吃饭的第三个女生(另两个是我师妹和联系人嘛),说:“我们本来是想请你吃个饭,安慰安慰你,怕你孤独压抑。”当时,我听了以后那个感动啊,就是没有流泪罢了,真是很感动!赘述一下,那个男生很快就OK了诶。

这之前还有个插曲。25号参加完吴妈妈的演讲,出了教学楼正好朋友我们专业的一个导师,热情地问我最近怎么样。我说了开题的事儿,他又问其它方面呢。我就说了:“我知道您关心我谈恋爱的情况。(今天,他的学生跟我们一起吃饭就说了,他上次吃饭时还问了我的恋爱情况。年龄大的人,真是很关心孩子们。)正好我刚刚参加完一个同性恋的讲座,我是同性恋。”老师没有任何反应,又问了其它方面,就业打算什么的。跟我一起听讲座的直男同学(隔壁室友)表示,也不要见人就说吧。我说,我也不会见人就说的,挺奇怪的,只是跟跟我有关系的人、关心我这方面的人说。(PS:此男表示,很荣幸(?高兴?反正就那意思了)见证了我人生中的一个重要时刻——他指的是在讲座上出柜。)

我知道,今天的故事还不过劲儿。劲爆的不能那么快,因为出柜不是为了写给大家看,而是很现实的事儿,我需要时间准备好。不过,计划两周内吧。感谢大家支持!

Post-step-1波折53楼(点此链接)

Step 3 向姑父出柜Pre-Step-4 向父母出柜前奏(合91楼~点击链接)

Step 4 既济 2012-01-01100楼,传送门同上

持续关注!

啊~~加油!

楼主能付诸实践 值得学习

晕,最近咋这么多人出柜。支持一下吧,加油!

但我相信你会随着时间推移会遇到知己
妈妈当初也这么说的,现在堂姐、婶婶也这么认为。一直留着这样的希望

亲,我觉得有必要多交流一下,晚上我跟你聊聊吧~

这只是家长们单方面地幻想而已。等他们了解到更多的性取向方面的知识以后,就可能不会再这么想了。

汗一下这个。。。:onion_31:

勇气可嘉,持续关注

是的,他们也需要时间~

好顺利的样子,我也要这样的姑姑 -.-

支持lz~赞原创技术贴~希望最后能顺利成功o∩_∩o

恩,不错不错,赞一个

支持!!

晚上回来居然就1.5了,继续关注!

看来高亮的部分要形成七色彩虹了,好厉害的罗密欧!! :onion_24:

“有责任出柜”这个观点我很赞同,所以后来自由发言环节,有个年轻学生说他自为认同以后就再也不管“同志”这一块,再也没有关注这方面的事情,我个人不太认同这样的态度(几欲站起来抢话筒表明自己的看法)。对于有能力的人,不管是什么性向,都应该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站出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

我们不一定非要到大街上搞游行(貌似也不可能),但最简单的,平时关注同志群体,关注一些公共事件,哪怕是转发一条微博,其实也是一种努力。有准备的人能向周围的人出柜,这是更好了。

当然,如果只是关注自己个人的幸福,这也无可厚非。但我还是会呼吁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不管是能做多大的贡献,总之是一份努力,这样的人生也将更加的有意义。

实际上彩虹旗只有六色……

很有经验的样子 小手出柜了?